二甲传胪什么意思(一甲传胪还是二甲传胪)

一条小巷,宽不过“六尺”,礼让谦和亘古长青。一个家族,兴盛已逾“百年”,优良家风赓续传扬。桐城六尺巷在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安徽省桐城市老城区内,有一处文保单位“六尺巷”,这条闻名海内外、全长不过一百多米的巷道,古往今来,承载了无数修身正心之

一条小巷,宽不过“六尺”,礼让谦和亘古长青。一个家族,兴盛已逾“百年”,优良家风赓续传扬。

桐城六尺巷

在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安徽省桐城市老城区内,有一处文保单位“六尺巷”,这条闻名海内外、全长不过一百多米的巷道,古往今来,承载了无数修身正心之人虔诚的脚步,也映射了以张英为代表的桐城张氏家族祖孙数代合家顶戴、满门朱紫的不朽传奇。

三世得谥 六代翰林

有着“文都”之誉的桐城在明清时涌现出多个名门望族,其中尤以张英、张廷玉父子双宰相为代表的张氏家族最为有名,“张氏家族的故事与文化是一个很宏大的命题,其时间跨度之长、名人之多,非三言两语能说得完。”桐城市博物馆原馆长、张英第十一世孙张泽国如是说。

张泽国讲述家族故事

据史料记载,自明隆庆二年(1568年)至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的306年时间内,张英家族在10代人中,先后有26位进士及第,自张英以下更先后出现“三世得谥”(张英,谥文端;张廷玉,谥文和;张若渟,张廷玉第七子,谥勤恪),“六代翰林”(张英;张廷玉;张若霭,张廷玉长子;张曾敞,张英四世孙;张元宰,张英五世孙;张聪贤,张英六世孙)等人文盛况,其他得功名、做高官者更是数不胜数,是名副其实的甲科世家和名门望族。

张泽国告诉安徽画报记者,张氏家族“源自豫章。洪永年间,一迁鸠兹,再迁桐城”,张氏先辈在明代中叶也过着亦耕亦读的田园生活,直至六世祖张淳——张氏家族留有明确文字记载的较早走上仕途之人。

清廷画师所绘的张英画像

张淳,明隆庆二年(1568)进士,是张氏迁居桐城县后的第一位进士,曾任浙江永康知县、建宁知府,累官至陕西临巩道参政。张淳善断案,清冤狱,其“计擒卢十八”“临行补盗”等事迹被载入《明史·循吏列传》。

张淳的长子张士维,年十四即补弟子员,以行优特受上赏,生平多隐德,而不令人知。张秉文是张士维的长子,张英的伯父,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进士,历任福建右参政、广东按察使、右布政使,终山东左布政使,明清鼎革之际,济南陷落,张秉文壮烈殉国,其妻方孟式投大明湖以身殉夫。

六尺巷让墙诗石刻

至九世祖张英、十世祖张廷玉这两代时,由于张英、张廷玉位居内阁大学士,被誉为“父子双宰相”,此时,张氏家族不仅在官阶品级上达到了桐城历史上的最高峰,同时也在更重要的修身之道和为官之德层面留名青史,闻名遐迩的六尺巷故事便发生在这个时候。

桐城派重要作家姚永朴先生《旧闻随笔》及《桐城县志略》上的记载:老宰相张文端公居宅旁有隙地,与吴氏邻,吴氏越用之。张氏家人驰书于都,公批诗于后寄归,云:“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得书,遂撤让三尺,吴氏闻之感其义,亦退让三尺,故六尺巷遂以为名焉。

廉俭礼让 家风传扬

2016年中纪委官网刊发专题文章,点赞六尺巷所涵养的礼让精神对个人、社会等的引导教化之功,在张泽国看来,良好的家训家风是张氏家族一以贯之的准则和家族勤勉有为的原因所在。

张英所著《聪训斋语》

历史上,张英廉俭自律、家风端正。他在自己的 《聪训斋语》中,以“立品、读书、养身、择友”为主要内容,告诫子孙在日常生活中要感悟做人、读书、立身、交友的道理。他把家训概括为四句话:读书者不贱,守田者不饥,积德者不倾,择交者不败,其核心观念就是要求子孙廉俭礼让,谨言慎行,勤苦读书、乐闻规劝,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据载,张英六十华诞坚持不办寿宴,不收贺礼,与妻子商定把钱省下来“制作衣绔百领,以施道路饥寒之人”,此外,张英还推崇为人礼让,做父母的就应“教之谦让”。晚年居乡时,他也从不以“宰相”自居,仅以一位山间老人身份与百姓交往。遇到担柴人,便退立道旁,主动让路。

张府门前遗存:蟠龙纹鼓形旗杆石

在张英《聪训斋语》的影响下,张氏家族的子孙纷纷克承祖训,谨守家风。张英次子张廷玉,幼承家学,秉持家风,继承其父为官为人之道。历事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居官五十载,逝后配享太庙,是清朝汉族大臣里的唯一一人。雍正十一年(公元 1733 年),张廷玉之子张若霭参加殿试,中了一甲第三,即探花。张廷玉再三恳辞:“普天下人才众多,三年大比,莫不相望鼎甲。臣蒙恩现居政府,而子张若霭登一甲三名,占寒士之先,于心实有未安”,“臣家已备沐恩荣,只算臣情愿让与天下寒士”。雍正帝深感其大义,不得不勉从其请,将张若霭由一甲探花改为二甲第一名传胪。与张英六尺巷“让墙”的义举一脉相承,张廷玉“让探花”的故事,当年已是名扬京城。居庙堂之高,还能心忧、礼让天下寒士,连雍正帝都深感其义,要求读卷官将此原原本本记录下来,“候朕览定,颁示中外”。

“调梅良弼”虎钮铜印

明礼诚信、敦睦友善、相敬和谐,张氏家族的故事在桐城口口相传了数百年,其所蕴含的优秀道德精神也深深镌刻在一代又一代桐城人的心中,影响和激励着他们的成长,也由此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桐城地方文化。

修复后的张英墓牌坊

“桐城地域文化中道德思想最大的特点之一是积德,而且是‘隐德’,做了好事不大肆宣扬。”在张泽国看来,在桐城,张氏家族有这样的家风形成并非偶然,它是中国传统儒家文化在这方水土中长久积淀孕育出来的,是桐城地域道德风尚的现实体现,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与之是一脉相承的,“翻开桐城的历史以及先贤们留下的著作、著述,会发现桐城的世家大族无不是张氏作为,只不过张氏当时官做得最大最多、延续的时间比较长,显得更具有代表性罢了。”

有益于人 福泽绵长

张泽国介绍,桐城张氏虽为官者众,但他们在退休还籍后,大多居城养老,故城中张姓宅第甚多。其中张英的“笃素堂”,其子辈的“詹事府”“宗伯第”“司空第”联袂成片,虽称“相府”,但建筑朴实无华,与城中普通民宅无异。张氏家族的文人士大夫们无论在朝在野,皆能恪守先贤轨则,凡做事首先要有益于人,居官以廉,居乡以善。每遇灾荒之年,设粥厂,开义仓,拯饥民于水火,扶贫助学,修桥铺路,乐施好捐,不惜倾其所有。当年由张廷玉捐助修建的“良弼桥(现紫来桥)”,至今仍雄踞在古城东门外的龙眠河上,成为一处历史见证。

文和园

修身勤勉、循规蹈矩、礼让做人,这是张泽国自身从张氏家风中收获的做人做事的准则。出生于1951年的张泽国兄弟姐妹共7人,他在家排行第六,其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解放后一直在家照顾子女。小时候的生活虽然清贫,但令张泽国印象最深的是父母从未放松对他们读书学习的督促,父亲年轻的时候喜欢画画,书法也写得很好,母亲熟读《增广贤文》《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典籍,对里面的诗词歌赋更是倒背如流。正是在父母亲的教化和熏陶下,张泽国和他的兄弟姐妹如今也都养成了对文学艺术的喜爱,能歌善舞,能写会画。

张廷玉墓照壁

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富有鲜明地域文化特征的桐城,是江淮文化圈的发祥地和集中地,2021年11月12日,经国务院批复同意,桐城成为中国第138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南大街 ( 含胜利街 )、北大街、东大街及六尺巷,即桐城传统街区“三街一巷”,将以张氏家族为代表的桐城文化发扬光大,在桐城市委市政府的指导下,“三街一巷”修复保护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不久的将来,古老桐城的繁华与厚重将更加鲜明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紫来桥(原良弼桥)至今为行人通行提供着便利

图片:高斌 文字:吴承江

据《安徽画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3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