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中的狰狞美学

玉雕中的狰狞美学自古以来,美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不曾有绝对标准的概念。康德说,“美是一个对象的合目的性的形式,鉴赏判断只以此为根据,美不依存于刺激和情感,也不依存于完满的概念。”歌德也曾说过,“美是

玉雕中的狰狞美学

自古以来,美的标准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不曾有绝对标准的概念。康德说,“美是一个对象的合目的性的形式,鉴赏判断只以此为根据,美不依存于刺激和情感,也不依存于完满的概念。”歌德也曾说过,“美是一种本原现象,事物的构造符合它的目的才显得美。”原始思维中,这种合目的性得到凸显,人对于事物是否是美的认识更加直接、粗放。

曾记得著名画家爱德华·蒙克有一副名画《呐喊》震撼了无数人。画作流动的线条和色彩搭配让人仿佛进入一场恶梦中,无尽的彷徨与不安伴随着视觉涌进心灵。其狰狞恐怖之美在后世艺术作品中仍具有它的独特地位。

其实狰狞恐怖本身也是一种美的类型。而玉雕中的兽面纹饰作品,除去造型、纹饰线条等方面的美感,更重要的是象征性的丰富意蕴。兽面纹路是仿古纹饰重要组成之一,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狞厉恐怖、奇特神秘。

其中饕餮纹“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它有一双巨大的眼睛,怒目圆睁,它给人的那种紧张、压抑、刺激、恐惧的感觉是与优美、轻松感相反的一种审美体验。

雕刻师以圆雕手法,通过丰富的层次变化,雕琢饕餮纹饰,线条刚劲,纹饰朴拙,饕餮方鼻大眼、獠牙毕露,显现出一种“狞厉之美”。兽面雕件讲究神韵,面部的抽象化形态是作品表达的重中之重,不仅要刻画出狰狞可怖的外表,更要有霸气庄严、不怒而威的气场,这种凝重神秘的艺术特色,非常考验雕刻师功底。

兽面纹饰作品,以简单的纹饰雕琢在材料上,使作品既有古玉的韵味,又迎合了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几千年来,玉雕匠人对前人经典的制作技法、器型、纹样的仿制、借鉴一直传承至今。这些制作精美的仿古纹饰作品,是对古代先民的思想及艺术承袭,也是致敬。

祥瑞兽面,撼人心魄。兽面纹饰,虽狰狞凶猛,实则充满超脱尘世的神秘气氛和力量,守护着每一个拥有虔诚信仰的人们。这种反差的温柔真的太戳中萌点了,无怪乎让人难以抗拒。美是如此多元,玉雕兽面的存在,也正是“狰狞美学”的表现。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4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