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玉的“顽童”多

爱玉的“顽童”多“看看这块,皮子真漂亮啊!”一位老先生递过来一块原石,指着表面的皮色说。我接过来扫了一眼,说了句“卡瓦”,又递还给他。老先生有些悻悻地接过,自我解嘲地说,卡瓦的皮色就是比和田玉漂亮,还没有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句话,他恐怕没说过100次也有99次了。在古玩城,经常可以见到一些老资格的玩家,号称独爱和田玉,并且

爱玉的“顽童”多

“看看这块,皮子真漂亮啊!”一位老先生递过来一块原石,指着表面的皮色说。我接过来扫了一眼,说了句“卡瓦”,又递还给他。老先生有些悻悻地接过,自我解嘲地说,卡瓦的皮色就是比和田玉漂亮,还没有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句话,他恐怕没说过 100 次也有 99 次了。  在古玩城,经常可以见到一些老资格的玩家,号称独爱和田玉,并且“玉龄”也有好几年甚至一二十年了,却始终连卡瓦、水石与和田玉籽料都分不清楚,更别说对和田玉品质的判断了。我就不止一次地碰到过这种情况:老玩家把自己的藏品珍宝般向大家炫耀,却发现里面竟然大多数都是卡瓦,少有真正的和田玉不说,即使有,也是属于质地很差的那种,而其主人所介绍的“漂亮的山水图案、神似的动物形象”也很难看出个子丑寅卯来,但老先生们却十分细致百倍小心,从不轻易示人,即使拿出来观赏,也必定用绒布、毛巾等让其“软着陆”,生怕磕了碰了,珍爱程度可见一斑。

和田玉 籽料

不过这都还不算稀奇,更奇的是其中有一位老先生,不仅分不清和田玉和水石、卡瓦、弄不明和田玉的品质优劣,却能够源源不断地“捡漏”——地摊上百十块钱淘到的东西,愣是能以成千上万的价格卖出去!最牛的一次是在地摊的“十元货”里淘到一块他所声称的“和田红玉籽料”,几个玩玉的高手看过之后都不吭声,因为那实际上就是一块染红的青海料而已,只是碍于老先生慈眉善目的“老脸”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看看,或者点点头,嗯一声,最多也就一句“不错”。谁知道过了一个多月,老先生很得意地告诉大家一个喜讯:那件“红玉”在广州转让给一个老板了,转让价 3.8 万!大家惊讶得连舌头都忘了缩回嘴里,老先生却觉得再正常不过,又在堆货里扒拉开了。不一会就举着一块染得黄黄的料子兴奋地叫起来:哈哈,找到一块黄玉!霎时间雷倒在场所有的人。古玩城还时常可以见到十分热衷于和田玉的老两口,男的负责挑货砍价,女的负责掏钱买单。有一次,两口子抱来一块两公斤有余的黑石头,说,你给看看,这块黑碧玉怎么样?我一看颜色,一打光,又掏出一小块磁铁试了一下,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并非什么黑碧玉,而是一块典型的卡瓦石,也就是黑色的新疆岫玉。一问之下,两口子已经付过款了,1500 买的,还乐颠颠地认为捡了个大漏了,你让咱咋说?只好躲躲闪闪地说,黑东西不大懂,你找别人看看吧。说完赶紧溜之大吉。又过了一周,老两口又来了。趁老公在地摊上埋头挑选之际,夫人拿出一块红红的石头,说,帮我看看,这块究竟是不是红玉籽料?我和另外一个玉友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件东西肯定是磨光料染色无疑,因为整个料子表面不仅没有毛孔,没有天然籽料自然的磨圆度,甚至还有一道比较深的磨痕,靠近鼻子一闻,竟然还有一股刺鼻的化学药水味!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东西的染色技术确实比较高,至少从颜色角度看比较真,如果是染在真正的籽料上,恐怕连实战经验丰富的老手也会上当。既然是让我们“说实话”的真心相询,也就只好实话实说,并且指出了我们认为可以排除红玉籽料的几个关键点。但很快就发现自己做错事了——她的脸色迅速“晴转阴”,接过石头,一声不吭地放进手提包里,不再理会谁了。以前在古玩城买东西,有疑问的时候会掏出珠宝秤、水杯之类测测密度,或者用耳机里的小磁铁试试有无铁磁性,但这些招数渐渐招致一些卖家的反感,甚至直截了当地说“把大家都教会了,东西卖给谁去?”——谁都知道,古玩城的东西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全靠买家的一双“慧眼”,少数卖家甚至就靠卖假货赚钱,大家都会辨别真假和田玉了,那些与和田玉近似的冒牌货卖给谁去?这些老板说得好:“咱也是花钱进的货,你这么一折腾,让咱喝西北风去?”这确实让人左右为难。当然,即使手里的东西并不一定真,但不难发现,这些“老顽童”们玩得很是快乐,每到周末“报到”的时间比我们更早、更准时。其实,只要有一份快乐的心情,有对和田玉喜爱有加的痴迷劲,似乎已经足够了。当然,能够在此基础上轻松判别真假及成色高下,无疑是一件更加惬意的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4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