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瓷器展解读中外大师对老子的评价

从瓷器展解读中外大师对老子的评价从瓷器展解读中外大师对老子的评价上海外滩艺术馆虽然其貌不扬,但经常举办有点档次的艺术展,这次为期二个月的景德镇名家瓷器展,境况和马路旁的三流瓷器惨淡经营似乎除了参展的档次不同外,冷清的程度似乎差不多。我就是想看看大师级的作品究竟如何令人&ldq

从瓷器展解读中外大师对老子的评价
从瓷器展解读中外大师对老子的评价

上海外滩艺术馆虽然其貌不扬,但经常举办有点档次的艺术展,这次为期二个月的景德镇名家瓷器展,境况和马路旁的三流瓷器惨淡经营似乎除了参展的档次不同外,冷清的程度似乎差不多。

我就是想看看大师级的作品究竟如何令人“耳目一

新”。但由此我忽然想到了《道德经》被不同的人解读似乎和

瓷器一样,“道”的实用价值被无限放大,而“德”的内在艺

术却被忽略了。

现在的大师,都是天价,而中国真正称得上超级文化

大师的,并且得到世界公认的,除了老子和他的《道德经》

外,至于现在的艺术大师,应该都有令人叹服的绝活。

景德镇的瓷器,现在已经“泛滥成灾”。由于英美等

国家早已经掌握了烧瓷的技术,他们的骨瓷产品都返销到中

国,而中国自己的瓷器现在几乎都变成家常用品了。

如同在孔夫子的时代,超级人才辈出,即使是孔夫子

本人,见到老子以后,他对自己的学生们叹服说:“我知道天

上飞的鸟,可以用细绳子绑在箭上打下来;在水里游的鱼可以

用鱼钩去垂钓,大地上的走兽可以用网兜去活捉,而唯独对于

天上飞的龙,我丝毫没有办法,只有仰视,而老子就是那天上

飞的龙啊!”

中国历史上公认的理学大师朱熹认为,老子是权术家和阴谋家。他所谓的“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专为对手设立的陷阱,给对手以错觉,以便出其不意地击败对手。所以朱熹得出的结论是;“老子心最毒!”

当代著名学者何新的观点,和朱熹有着大致雷同的看法。何新认为,“老子书只五千言,古今注疏则百千万言。但真懂他的似乎不多。老子的思想具有深刻的内在缺陷。老子的逻辑方法是有严重缺陷的。老子是阴谋家的老祖宗。”何新的观点和朱熹的观点非常接近。

对同样的瓷器,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评价。对老子,现代著名学者钱钟书认为,我一生读书为学得益最大的莫过于老子和黑格尔的辩证法。我认为,老子的“反者道之动”这五个字,抵得上黑格尔的千言万语。

很显然,钱钟书用老子的话对黑格尔的评论,应该是很有道理的。黑格尔认为,老子是东方精神的代表者。黑格尔从老子从“齿以刚落,舌以柔存”的自然现象中得到启发,认为“柔弱胜刚强”,乃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因而他强调要用“柔”的手段去对付对方。

即使参观瓷器展,虽说不要门票,但我想拍照,是不行的,如同许多景区拍照都要收费的一样,为此,我只能选择变相购买门票的方式:购买一套最便宜的瓷器作为拍照的“门票”。

别以为拥有高深学问的大学者一定是“菩萨”,他们都是历朝历代统治者争夺的对象。许多学者几乎都一致认为,老子的《道德经》,可以说也是一部兵法,书中包含军事辩证法。“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国学大师南怀瑾认为,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这六字真言,已经把所有修道作功夫的方法与修道的境界、层次都说完了。

柯云路:《道德经》的力量是神秘的。《道德经》是敷衍之中略露真谛的一篇告人类书。从一定意义上,阻碍我们理解《道德经》的最大障碍,正是两千年来有关《道德经》的各种解释、注释。对《道德经》的真正理解,要靠自己的觉悟。众人在地面上走来走去,察看山水阡陌的各个方面。老子则站在空中,将整个地貌一目了然。一个人要真正成为大智慧、高功能的人,一个俯瞰宇宙、社会、人生、科学、哲学、艺术的人,一个博大精深、超尘拔俗又自自在在的人,就要像老子那样修道德。

毛泽东认为 老子的辩证法用于军事学,就是以弱胜强、避实击虚的指导原则。由此联想到,中国的太极拳、导引术也多是直接或间接地发挥着老子贵柔、守雌的精神。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老子》帛书,“德”前“道”后,但是两千年来,流传的《老子》则是“道”前“德”后。尽管大多数专家认为,《老子》最精彩的、影响最广泛的还是道的论述,他不仅影响了政治哲学,也影响了中国人对宇宙人生的总理解。

换句话说,老子的思想应该先“德”而后“道”,但现在普遍接受并发展了“道”,而把“德”当“鞋垫”了。

“将欲夺之,必固与之”这句话,在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里得到了独特的运用,“如果我们丧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战胜敌人,加恢复土地,再加扩大土地,这是赚钱生意。”

老外却有着老外的理解,大哲学家尼采认为,老子《道德经》“像一个永不枯竭的井泉,满载宝藏,放下汲桶,唾手可得”。

有趣的是,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对老子哲学信仰到了痴迷的程度。贝肯鲍尔早在青少年时代就特别喜欢老子和《道德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成了他当时最喜爱的格言。当他称雄足坛之后,仍念念不忘老子的忠告:“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贝肯鲍尔带领德国足球队夺得大力神杯后却突然“隐退”,很多人不理解,他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引用老子的“功成身退,天之道也”,以说明缘由。

苏辙译注老子《道德经》,整整花了十年功夫,完成后拿给他哥哥苏东坡看,苏东坡看后,什么也没有评说,只是叫弟弟再去读十年书,然后再来翻译老子五千言。

被毛泽东誉为“硬骨头文人”的鲁迅认为,不读《老子》一书,就不知道什么叫中国文化。从鲁迅写的专门描写老子的小说《出关》一文里,我们看到了鲁迅对老子的评价似乎是:老子是一事不做,徒作大言的空谈家。

瓷器花瓶就是被观赏用的。不同的人对每一件瓷器精品的解读,如同古今中外大师级人物对《道德经》浩如烟海的注释和解读,各有各的经典看法,各有各的阅历视角。《道德经》现在被许多人当做“瓷器花瓶”,而由此投射的思想和艺术的无限魅力,却是完全不同的。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4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