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的故事:自古就有的“雅贿”

玉的故事:自古就有的“雅贿”“雅贿”,贿赂方式产生了新变种,行贿人不再送官员真金白银、香车豪宅和有价证券,改而送精品玉器、名家字画、珍奇古玩、周鼎宋瓷等,由于“雅贿”需求的不断膨胀,现已形成一个官

玉的故事:自古就有的“雅贿
“雅贿”,贿赂方式产生了新变种,行贿人不再送官员真金白银、香车豪宅和有价证券,改而送精品玉器、名家字画、珍奇古玩、周鼎宋瓷等,由于“雅贿”需求的不断膨胀,现已形成一个官员特种奢侈品形成产业链。 当下,贿赂方式产生了新变种——“雅贿”。“雅贿”照样是贿赂,所谓贿赂,就是用财富去换取公权力,本质上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其性质绝不会因贿赂的物品不同而有区别。“雅贿”,即行贿人不再送官员真金白银、香车豪宅和有价证券,改而送精美玉器、名家字画、珍奇古玩、周鼎宋瓷等,“优雅式贿赂”正在风袭中国官场。由于“雅贿”需求的不断膨胀,现已形成一个官员特种奢侈品形成产业链。在这个链条里,送礼的、古玩店、收礼的,他们的利益盘根错节、互相依存,各谋好处。春秋末期韩宣子看上郑国商人的一对玉环,强行索要,郑商就是不给。但是能如此强索,说明此前此后,商人向权要纳贿,而且是玉环玉佩这样的雅贿,已经相当常见。给是常态,不给才是奇事,所以史官要记下一笔。看那时的史籍,常见有人送礼,白壁一双、两双的。但是,那时也常见有权者把同样的东西,赏给有才干的下属。也就是说,送和赐,雅物往往双向流动。直到晚清和民国,人们公认贿赂公行的时代,袁世凯也会把部下喜欢的玩意赏给下属。但当今之世,却只见送进去,不见赏下来,所有的人,都只往上级送,往官员那里送,往用得着的人那里送。反向的流动,几乎没有了。当下的雅贿,受收藏热的影响,送古玩古董的多,送名人字画的多。这种事,在古代却不那么多,至少不及现在这样的普遍。古代没有收藏热,古董的等级很高,现在我们视为古董的东西,在那时可能一钱不值。很多人,包括中下级官员,古董的知识有限,即使送古董,送的玩意也得是值钱的材料做的,比如金银玉料,象牙犀角之类。至于送字画的,就更少,只有少量的古代名人字画才值钱,当代的名人字画,很少有人当礼送。然而现在,连一些县级官员,都会收上一堆名人字画、古董古玩。古时候“雅贿”的收受者还多是科举出身,是真正的文雅之士,如严嵩父子都是大才子,张居正、左宗棠就更不用说了。而今收受“雅贿”的官员,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文物珠宝,能明白文物珠宝所传达的文化信息。这样看,即使是“雅贿”的“水准”,离传统尚有不少的距离。尽管受贿已经进入雅贿阶段,但中国现在的官场文化,或者说权力场文化,却依旧处在很粗鄙的层次。虽然说现在掀动收藏热的名家们,说是借此可以提高人们的文化品位,但除了提高了盗墓者的盗墓兴致和水平,其实什么也没提高。很多有权人都喜欢附庸风雅,在很大程度是收藏热给闹的,但闹完了之后,这些人却并没有真正风雅起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5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