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珠宝第一长联

古今珠宝第一长联古今珠宝第一长联古今珠宝第一长联180字2006-9-28上联:数百种珠宝,碧透苍穹。争奇斗艳,竞奢华,世俗羡颂。玩:彩钻称雄,冰翠入梦,银珠丰润,猫眼神炯。琥珀珊瑚,尤羡田黄冻红,品红蓝宝石,祖母绿变石玲珑,镶嵌些奇思妙想,真悦目,羊脂玉润,碧玺雍容,海兰莹澈,水晶流淙。下联:人生如烟云,瞬间成空。上善若水,茗清茶,

古今珠宝第一长联
古今珠宝第一长联

古今珠宝第一长联180字2006-9-28

上联:数百种珠宝,碧透苍穹。争奇斗艳,竞奢华,世俗羡颂玩:彩钻称雄,冰翠入梦,银珠丰润,猫眼神炯。琥珀珊瑚,尤羡田黄冻红,品红蓝宝石,祖母绿变石玲珑,镶嵌些奇思妙想,真悦目,羊脂玉润,碧玺雍容,海兰莹澈,水晶流淙。

下联:人生如烟云,瞬间成空。上善若水,茗清茶,任君淡浓。游:东印观日,南美叩宫,西洋策马,北岛扬鬃。漫步天下,皆拜财神祖宗。任闲云野鹤,放得下其乐无穷,方赢得童趣唱晚,皆色空:处世守正,为人中庸,悟彻舍得,一生清泓。

下图为:天然金琥珀,2006年收购价:2000元.

一代书法大家朱亚东草书《孝经》序

《孝经》是孝道的理论总结,是古代“五经”的总纲,“六艺”之根本。朱亚东选择《孝经》作为自己书法“传世”的窗口,是因为朱亚东先生认为,自己的书法个性和书韵内涵,和《孝经》博大精深的孝道伦理有着内在联系,是一种书法和孝道在当代书法历史上的有机延续和组合。

明代学者黄道周说过:“《孝经》,道德之渊源,治化之纲也。”有趣的是,当代许多学者、对书法有着很深造诣的行家,对朱亚东的书法艺术的总体评价是:

善于融合百家书法精华而又能够彰显柔婉中暗藏傲骨、风姿里呈现高雅的个性特征。

也许,正是朱亚东这种融合传统书法韵味精华和《孝经》深厚道德的内涵,将治家、齐国、平天下的“大义”,同朱亚东书法的内在意蕴形成了相得益彰的独特书法风格,显示了《孝经》似乎是朱亚东当代书法艺术的最佳传世载体。

上海书法艺术家朱亚东六岁学书,先后得到过艺术泰斗谢稚柳老先生以及许多当代书画大师的悉心指点,楷、行、草、隶、篆无所不精,风、雅、骚、刚、柔无所不晓,临摹王羲之、张旭、欧阳修等历代书法名家,犹甘露直达经络;当代名家指点、教诲,恰似阳光透射心灵!朱亚东天性聪颖、悟性极高,通过勤学苦练、各电视台、宣传媒体的大量“露脸”、“练笔”,至今五十有余而知天命,独辟蹊径而自成大家,书法艺术更是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出神入化的极高境界。

朱亚东的草书《孝经》,代表了朱亚东书法艺术的最高成就之一,那是因为,朱亚东通过草书《孝经》的书写过程,融入在书法中有三大感悟,而这三大感悟,恰似“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感悟之一:刚柔相济、犹如天然混成。

朱亚东认为,草或称狂草,严格意义上讲大草是张芝在“今草”基础上后来绎展连绵大草。晋代王羲之的草书,笔画连属而字与字很少连锦,被后人称为“小草”,这是相对于“大草”而言。而王献之却有时连锦,有时点画狼籍的“大草”为后人推尚,到了唐代的张旭、怀素才出现了草书的极致“狂草”。

朱亚东的草书,在继承书法的历史文化遗产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刚柔相济、天然混成”的独特风格。

感悟之二:行云流水、宜当见好就收。

朱亚东在书写《孝经》过程中,悟出了一个道理:生命全靠自己定义,命运理当自负盈亏。其中,得失过程,恰恰如书写过程,笔画过头或者画蛇添足,都会出现极为难看的笔划结果。书法的道理,有时候和做人的道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由此,朱亚东在这幅《孝经》上,心静似水却又倾注了极大的心血;顺势而为却又一丝不苟;大道至简却又不畏崎岖。从而使得这幅草书《孝经》达到了“行云流水、见好就收”的至高境界。

感悟之三:放眼天下、悟彻放下舍得。

朱亚东在反复练习抄写《孝经》的过程中,从中深彻地感悟出《孝经》所折射出的人生智慧就是两个字:舍得;而书法艺术和人生感悟最高境界则是三个字:放得下。

舍得是一种精神,一种高度,一种感悟!书法艺术的极致境界恰恰是“无我”,而做到“无我”,就必须“放得下”尘世间的一切“欲望”和“诱惑”!

朱亚东草书《孝经》,就是这样放眼天下而从小处着手,即懂得细节决定成败,又懂得谋定而后动。从而使整幅作品显示出极为深厚的书法艺术功力和文化内涵。

后 记

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我认为只要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创意! 没有创意,就没有书法艺术的灵魂!

1988年的冬天,正值豆蔻年华的我,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我人生中第一次个人书法艺术展。当时,艺术泰斗谢稚柳老先生亲笔为我题写了“朱亚东书法作品选”八个字。谢老当时对我说的一句话让我终身受益:“亚东啊,你的书法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学习古人,但又不刻意模仿古人,要坚持下去啊。”从中,我不仅能感受到谢老对书坛新人的鼓励,更看到了老一辈艺术家对书坛青年一代以及我国书法艺术未来的期望。

无独有偶,在以后我历次书法展的过程中,许多书法前辈几乎都对我书法艺术中的“独创精神”表示赞赏。

书法艺术的创意,是建立在深厚的书法功底之上的。尽管我的书法作品无论就数量而言还是艺术成熟程度,都已经达到推出自选集的要求,但考虑到人文修养及社会阅历对书法艺术的影响,我始终没有下这个决心。

转瞬二十多年过去了,当我进入“天命”之年的时候,我尽管觉得“学无止境”,但对人生而言,“20岁是半成品,30岁是成品,40岁是精品,而50岁则是人生的极品!”我有责任,也有义务,通过书法艺术,传承和扬弃中国文化的精髓和书法艺术的真谛,为后代留下一些我们这一代的书法艺术的珍贵遗产,作为一种艺术的探索和文化实践,历史证明其本身就是一种艺术珍宝。

为此,我40多年来书法艺术的实践,感悟很多,其中最深彻的感悟有三:

一是:创新和创意,是书法艺术的灵魂。

书法家要有学者的思考深度,就更能不断挑战自我,在书法中融入学者的思考和艺术的探索,让书法的创新和创意,不陷入“怪异”和“嬉皮”的庸俗化、地摊化的泥潭,其中,创新和创意,恰恰是对传统的扬弃基础上的突破,这也是书法艺术的灵魂。

二是:书法艺术的突破,常常在书法之外。

中国的书法艺术,是表现自然生命之道的艺术,其个性化的书法艺术语言,常常在书法模式之外的自然和生命的感悟中汲取营养、产生艺术灵感的。我也是在实践中,感悟出许多道理,并从中获得启发,这种对书法艺术常规模式的突破,即扎根于书法艺术的深深土壤里,又在表现形式和运行之道中,获取书法艺术的新的灵感,从而实现了自我的超越。

三是:从心所欲不逾矩,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

许多学者认为,中国的书法历史,表现出“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态、清人尚势、今人尚趣”的历史走向,虽然这种提法并不确切,但也从侧面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的古人尚且知道“山外青山楼外楼”,尊法而不食古,不能成为书法艺术的“书奴”,而五十知天命,又何须等到六十才做到“从心所欲不逾矩”呢?早点悟彻其中的道理,让自己的书法艺术更上层楼,这不正是一种超越自我的书法最高境界吗。

古代学者认为,书法艺术中最高层次是“神”品;其次为“妙”品、再其次为“能”品。什么是神品?其最显著的特点是创意;什么是“妙”品?能模仿或者临摹古人、先人的作品惟妙惟肖者,就是“妙”品;什么是“能”品?其作品甚至象是打印出来、照相拍出来的,其模仿能力简直可以乱真者,就叫“能”品。

草书《孝经》就是我在书法上努力探索力争成为“神”品的一次倾注全部心血的艺术实践。

感悟之一:刚柔相济、犹如天然混成

朱亚东认为,草书包括章草、小草和狂草,严格意义上讲小草是张芝在“章草”基础上省减点划逐步演绎而成。晋代王羲之的《十七帖》等,虽笔画连属,但字与字之间很少连绵,后人把这称其为“小草”,这是相对于“大草”而言。而王献之的点划连绵所形成“天地纵横”的草书风格,被后人称之为“大草”而被后人所推崇。到了唐代的张旭、怀素才真正将大草推向了极致,故亦称之为狂草。

朱亚东的草书,在继承书法的历史文化遗产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刚柔相济、天然混成”的独特风格。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6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