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青竹刻话“把玩”

留青竹刻话“把玩”留青竹刻话“把玩”把玩,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修行,修炼的就是一种淡泊。当你和那些不想聊天的人聊天,和那些从没有把玩过的人谈把玩,就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按照佛教的说辞,叫做“佛不度无缘之人”。什么叫“无缘之人”?前提是你“不信佛”,佛就不渡

留青竹刻话“把玩”
留青竹刻话“把玩”

把玩,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修行,修炼的就是一种淡泊。当你和那些不想聊天的人聊天,和那些从没有把玩过的人谈把玩,就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按照佛教的说辞,叫做“佛不度无缘之人”。什么叫“无缘之人”?前提是你“不信佛”,佛就不渡你呀。同样,如果你有购买能力,却什么都不玩,什么都不舍得玩,如同一个人喜欢文房四宝,却连一方上眼一点的砚台、精致一点的毛笔都舍不得买,又怎么和你品赏“文房四宝”?

无论是古董、瓷器、字画等,也无论是翡翠、白玉、钻石、碧玺、红蓝宝等等珠宝,包括现在风行的“三大香木”:沉香、檀香、崖柏木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能吃、不实用,只能看、只能玩,但都是高价值的东西。人生能够上到一个台阶,叫做“淡泊”,这样就是走上了世俗所说的“三大台阶”,这三大台阶叫做“第一是眼界、第二是身界、第三是心界”。由此可见,一个人经常能够自我“淡泊”,享受把玩的“孤独”,不仅需要资本垫底,一般来说也是自我人生价值在某种程度上的小小体现。

很显然,把玩未必就是“消磨意志”,而是让自己沉静下来,在研究把玩的文化、历史、技艺、传承等非常实用的综合知识过程中,通常能够举一反三,从而延伸到更宽阔的文化与知识领域,建立并组合“同类相求、同声相合”的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就叫做“有缘人”。

这些留青竹雕小挂件,是前些年买的,偶尔寻找其他东西,却翻出了这些“陈年古董”。许多把玩你可以忘记它们,但它们却不会“忘记”你,多少年以后,你再抚摸把玩的,就是你的记忆,传递出你生命中一小段“正能量”的历史。记忆中带微笑的,传递的一定是正能量;记忆中含“血泪”的,传递的一定是负能量。

小竹片价格低廉,适合把玩成套的艺术造型。一方面,竹子历来被文人雅士誉为“清高”的象征,一方面在竹子上留下一点当代把玩的文化痕迹,也是一种自我消遣的养心方式。

许多次在旅游景点、在市场上,有些游客空谈政治一套一套的,议论文化一串一串的,好象古今中外无所不通、历史文化无所不晓,但买下的东西都是豪华的垃圾,他们对具体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罐,确实一窍不通,说出的话都是道听途说的信口开河,也就是说,他们对“把玩”知识确实属于“九分不懂”,一分全在嘴上。

余秋雨认为,佛教始终关注一个问题,就是聚焦人的生老病死,探索摆脱人生苦难的有效途径和终极出路。对此比较有影响的一本书叫《了凡四训》,其核心观点是“行善改命”。佛教徒们的行善变成利息百倍的“信托投资”,“献出一只鸡,牵来一头牛”;“常烧三炷香,求来百岁福”,问题是,捐献的“一只鸡”是真金白银,能不能兑现“一头牛”,解释权就全在佛教徒那里了。对此,黑格尔认为,“佛教的哲学就是低级的诡辩术”。

这些有趣的画面,大多是民国期间画家的经典作品,比如:丰子恺等画家,就最擅长创作这类极富生活气息的小场景。拉近历史的特写镜头,我们会心地笑道:人性都是一样的。

让人返老还童的经典的童年时代的画面,让我们感叹,现在孩子距离那个享受童年欢乐的天性场景,已经非常遥远,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孩子吃得好、穿得好,就是玩得不好,现在孩子玩耍的天性被残酷剥夺了。

尽管童年、少年时代离我们非常遥远,但一看到这些留青竹刻,时空的穿越对人类大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少年时代玩得天昏地暗的情景,再次历历在目。现代心理学揭示,经常能够回忆青少年时代的快乐,有利于增加正能量。

佛学、国学、道学实在是浩如烟海,一个人即使是一辈子“皓首穷经”,也是学不完的,怎么办?寻找对自己最合适的、最对自己胃口的东西,比如,儒家与道家非常注重“活在当下”,自己的“当下”就是小玩怡情,小玩识宝,小玩实用,小玩同时也是小额财富的积累。这就有效避开了三个烦恼:避开了“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伟人烦恼;避开了“低级骗术、受骗上当”的世俗烦恼;避开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口舌烦恼。

经常把玩,会有意无意理解三大人文关系:一是理解了“一招鲜,吃遍天”的财务独立就是人格独立的密切关系;二是在追求把玩的精致过程中,会理解乐观与悲观,得到的是两重境界关系;三是通过把玩,增强个人的“历史、文化和艺术细胞”与无聊无趣消耗人生宝贵生命的关系。

把玩本身,就是一种欲望的发散。人有向上的欲望符合天理、符合天道。我总觉得佛教“存天理、灭人欲”是违背自然界规律的,人一旦没有欲望,怎么繁衍生息、生养后代?灭人欲本身就是“违背天理”,人都死光了,天理还怎么存在?人们追求合理的自身利益,本身就是天道!对此,明朝嘉靖时候有个宰相叫高拱的,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民之所欲,既是天理”的口号,真是太牛了。所以自己有时候确实有些困惑,有人说宗教始终是人类幼儿时期的信仰这句话,也许是真理。

把玩也是一种“欲”的表现。现实生活中,“无欲”就是压抑自己,自我压抑时间久了,十有八九心理会变态,这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我喜欢一块料好、雕工也好翡翠,但是买不起,如果朝思暮想,也早晚会出问题。退而求其次,追求料不错,但雕工好的翡翠。古人把这个办法叫“移情”。

一位和我同龄的朋友告诉我,他青年时期就喜欢大明星胡慧中,问题是你看得上胡慧中,你却没有实力娶到胡慧中呀,毕竟强大的财力就是当代男人的“伟哥”,漂亮的女明星就像缅甸公盘上的天价翡翠,竞拍的富豪很多,最后能成交的一定是出价最高的。

由此朋友就干脆就找一个“长得很像胡慧中”的女人做老婆,这就是一种“移情”的有效途径,这也是获取符合自己“阴阳五行”正能量的合适的抉择。

有许多光屁股的朋友,当年孩提时代确实是光屁股,素面朝天,现在老了,都“穿裤子”了,再提光屁股的故事,相视大笑;现在再当面来“剥下你的裤子”,那就不合适,不仅仅是情商太低,简直就是“脑残”了。

把玩就是一种“道”,一种生活方式、消费方式和休闲模式的选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6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