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采玉者的致富梦

昆仑山采玉者的致富梦“世之美玉,皆出昆仑”。和田玉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更被称为中国的“国石”。近年来,随着市场上和田玉的需求增加,交易价格屡创新高,不少人因此一夜暴富,于是更多的人愿意追随这样的梦想传奇,投入到玉石行业里,寻找自己的致富之梦。昆仑山深处海拔五千米的阿勒玛斯玉矿

昆仑山采玉者的致富梦

“世之美玉,皆出昆仑”。和田玉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更被称为中国的“国石”。近年来,随着市场上和田玉的需求增加,交易价格屡创新高,不少人因此一夜暴富,于是更多的人愿意追随这样的梦想传奇,投入到玉石行业里,寻找自己的致富之梦。

昆仑山深处海拔五千米的阿勒玛斯玉矿区已有 100 多年的历史,百年来毛驴是进山的唯一交通工具,但毛驴只能爬到海拔四千米的高度,剩余的路程就只能靠人来完成,这种方法也已延续了百年。

2007 年以前,玉龙喀什河源头的黑山村还很封闭,没有多少人知道挖玉能够改善生活,而如今,奔往这里的人如同像是赶集。

2007 年,去往昆仑山深处阿勒玛斯玉矿的路上,挖玉人停下脚步向真主祈祷一路平安的同时,也祈求此行有所收获。

2011 年 1 月,几台挖掘机在玉龙喀什河床上作业。从 2006 年起,挖掘机进驻玉龙喀什河进行玉石挖掘,2010 年最多时,这条河两岸的挖掘机数量超过 2 万台。

一台挖掘机,正常工作一天需要要 3000 多人民币的油,这些都是挖玉的成本。2010 年,一位玉石商人,一个人就拥有 38 台挖掘机。

和田的冬季漫长,农民没有农活可干,便索性招呼自己的亲朋好友甚至整个村庄的人,集体去河床采玉。每天早上七点半,都有开往河矿的中巴;自己人多的情况之下,大家可以一起租一辆卡车去。这种小卡车既能当交通工具,万一挖出石头,还可以一起拉回来。

2011 年挖玉大军人数最多的一年,人们扛着工具从四面八方赶来,朝着同一个方向,玉龙喀什河,只为一个致富的梦想。

2008 年,一个采玉人在石屋里躲避烈日。这种半地下的石屋是采玉人自建的栖息处,用河床上现成的石头围成,经济条件好点的能收拾的干净点,或者在地上搭个茅草帐篷。

50 岁的买买提卡斯木·白克力挖玉已经 15 年了,大女儿穆哈拜提(维吾尔语“爱情”的意思)17 岁,2011 年,第一次跟着父亲来挖玉。

阿卜杜瓦力·艾马尔和阿卜杜拉·吐尔孙,在老家墨玉的村里是邻居,因为一起来挖玉就搭伴儿做了室友,两人合伙凑钱把半地下的石头房规整比较像样。

2011 年,28 岁的阿卜杜拉·吐尔孙已有两个孩子,最小的才三个月。他原本靠着一手装修房子和雕刻木艺的好手艺养家糊口。从 2004 年开始,他加入了挖玉大军,但至今还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收获。

阿卜杜瓦力·艾马尔,38 岁,家里两个老婆五个孩子,原本是在墨玉做塔里帕克(帽子)生意,觉得赚钱不多便来和田挖玉。至今已有 5 年时间,两年前他挖出来的一块售价十万元的玉石,卖出后花了 2 万元装修了房子,但这两年挖玉收入甚微。

吐尔逊江,和田的一名中学老师。2011 年那年,他很想给家里买辆车,为了增加一点收入,他和其他几个同事趁着放寒假来挖玉。但由于没干过体力活,才挖了没几下就坐下来休息。

为了节省过河所用的时间,挖玉人在河矿上安装了这种简易的绳索车,第一次来挖玉的吐尔逊江吓得闭上了眼睛。这一次出来挖玉,他前后共花了 3000 多元,但是一无所获。

2011 年,吐尔孙·吐合提,来挖玉的第 11 天挖出这块玉,高兴得叼在嘴里。他说这块石头别人估价九十块钱,他没卖,他想卖到三百块,目前还没有人买。

2011 年玉石巴扎(交易市场),16 岁的阿布里孜初中毕业辍学做玉石生意养家,没有太多本钱的他只能抢着和别人合伙。

和田玉石巴扎的交易,买卖双方一语不发,通过握手的方式确定彼此心中的价格,交易确定后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2011 年,坐在角落里的两个玉石摊主是穆热吉汗和玛苏木汗。穆热吉汗的上一段婚姻因为和前夫一起挖出一块十万的石头后便被扫地出门;玛苏木汗前后离婚两次生育六子,现在她俩搭伙做生意,说靠男人不如靠自己。

2011 年 1 月,从距离和田市三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子来挖玉的 6 个村民。他们也是听说挖玉很赚钱才来的,但到了这里看到已经被挖的满目疮痍的河矿,完全不知道如何下手。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6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