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

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小时候看到周围一些老克拉在抽雪茄时,使用煤油打火机那种风雅和悠闲的神情,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尽管那时候自己还很小,不会抽烟,但从心底里认同那就是男人的风度。现在尽管不提倡抽烟,但心里头明白,香烟会引起极为恐怖的疾病之类的宣传,多多

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
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

小时候看到周围一些老克拉在抽雪茄时,使用煤油打火机那种风雅和悠闲的神情,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尽管那时候自己还很小,不会抽烟,但从心底里认同那就是男人的风度。

现在尽管不提倡抽烟,但心里头明白,香烟会引起极为恐怖的疾病之类的宣传,多多少少有些大惊小怪,骨子里觉得那很可能是些伪命题。不管如何,我总觉得,假如一个男人还在抽烟,他就应该使用煤油打火机“ZIPPO”,我戏称为“斋博”,因为我总觉得使用一次性气体打火机,或者其他奢侈品打火机,只要是使用气体打火机,那种小家子气、略带点娘娘腔的动作,太有点男人“雌化”的感觉。

我的骨子里是国粹主义者,宁买国产货,也尽量不去捧老外的产品。然而,国产煤油机的外表和内在的“高度不统一”,同样令我们这些煤油机的“粉丝”,心里凉透了。

先后买了十几个不同品牌的国产煤油机,但使用以后都给我留下“哭笑不得”的深刻记忆。

假如偶尔购买一个、二个国产煤油机而一用就坏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购买十几个价格都是最高价格的国产煤油机,几乎都是遭遇同样的命运:经常在打开打火机的同时,打火机的盖子飞了出去……

当我使用“斋博”打火机时,购买了三、四十个不同版本的“斋博”打火机,从来没有一个出现过问题。这使得我很伤感:国产机技不如人,竟然就是从小小的打火机开始。

各个国家的各种创意的或者是老古董式的不同款式打火机,我几乎应有尽有,而且不轻易示人,因为,我骨子里有点自卑:拿老外的产品说事,那是在长别人的威风。

这些红木包镶的竹刻煤油机,有着鲜明的中国文化的个性元素,这些留青竹刻浮雕技艺,绝对是老外的软肋,精致、坚固、抽象所展示的是老外逻辑、解析的思维强项,而飘逸、灵动、美画所展示的是中国传统形象和朦胧的思维强项。

这些精选的元竹和完全手工雕刻的技艺与艺术,与老外一个模子通过电脑技术复制的千篇一律的图案,完全是两个档次,这才是“洋为中用”最典范的现实版。

这些洋溢着浓郁中国文化的煤油打火机外壳,真正体现了“料轻工重”的艺术价值重于打火机本身的价值,文化艺术从来就比千篇一律的商品更值钱。

把玩有着中国文化元素的“斋博”机,使我从漫无目的、盲目欣赏老外煤油打火机的“迷途”中幡然醒悟:这类中国竹刻和红木技艺包装的打火机才是我追求的归宿。因为,老外的打火机再精致、再耐用,最后的结局还是“审美疲劳”,唯独拥有中国文化元素的打火机,可以拥有无限的“包浆”,才可以收藏并且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美丽可以永存”的未来。

红木外壳煤油机,光板只能显示红木的高贵,但红木再高贵,总没有18K黄金制作的“斋博”值钱吧?显然,还是那句话,没有文化含量的高贵,是没有生命力的。

古今珠宝第一长联,作为自己这辈子的一种人生经历和感悟,用诗化的语言进行的概括和总结,虽说长联写得未必完美,但我确信,珠宝行家很可能没有这个古代汉语和古诗文的文化根底,文化大师没有这个珠宝鉴定能力和把玩上百种珠宝的经历,这就为自己“捣糨糊”、“耍滑头”有了可乘之机。

煤油打火机,喜欢你还真不容易。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yahuya.cn/18857.html